跳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跳线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洋人镜头里的同光中兴一个老病帝国的回光返照

发布时间:2019-06-29 21:53:50 阅读: 来源:跳线机厂家

1861年1月11日,躲避英法联军逃到热河、一病不起的咸丰帝,批准了恭亲王奕会同军机大臣桂良、文祥上奏的《通筹夷务全局酌拟章程六条折》。设立总理衙门,“师夷之长技以制夷”。在圆明园被付之一炬、老大帝国面临危急存亡之际,旨在富国强兵的洋务运动终于千呼万唤始出来。

在奕、李鸿章、张之洞等洋务派中坚人物看来,富国强兵乃是洋务运动的核心目的。第二次鸦片战争结束后,李鸿章写给曾国藩的信中提到:“深以中国军器远逊外洋为耻”。于是,这些手握军权和财权的洋务派大员们把强国的希望寄托在练兵、制器之上。

1865年9月20日,李鸿章在上海设立江南机器制造总局,这是清政府开设的规模最大的近代军工企业。据有关资料记载,从1867年到1893年的20多年间,江南制造局共制造轮船8艘,各类枪约5万余支,各种炮270尊,水雷500余个,建立了中国最早的近代化炼钢厂,增强了国防力量,培养并造就了一批技术人才。

由于办理洋务需要精通外语的人才,京师同文馆也应运而生。1862年,同治帝批准创建京师同文馆,成为清末最早的洋务学堂。起初只有英文馆,后来增加了法文馆和俄文馆。随着工业水平的提高,对各学科人才的需求也越来越大。不久,同文馆又增设了天文馆、化学馆、物理馆以及医学、制造编绘各馆。

军事工业的发展,深受经费短缺的困扰。19世纪70年代后,洋务派在“求强”的同时,也开始兴办冶炼、纺织、航运、铁路等诸多民用企业,寻找“求富”之路。官督商办的轮船招商局、电报局等企业纷纷建立。

随着西方列强在北京设立大使馆,各国使节、商贾、冒险家也带着北京人从未见识过的洋玩意儿来到北京。“洋布”、“洋火”、“洋卷烟儿”成为街头巷尾商铺里热销的商品。拉洋片,则成为当时北京街头备受欢迎的一种表演。北京城里商业繁荣,百业兴旺。清政府的财政收入也年年攀升。危如累卵的大清国,竟在洋务运动的推动下,出现了一派中兴气象,以至于曾国藩在奏折中把这一景象称为“同光中兴”。

1867年至1872年,苏格兰摄影师约翰·汤姆逊(JohnThomson)正在中国游历。他用手中的照相机记录了当时正在变革中的大清朝,其中在北京拍摄的一组照片给人印象尤为深刻。他不仅用镜头记录下北京这个古典都城的典雅与静谧,也记录下普通北京百姓面对洋玩意儿时的新奇与热情;他不仅记录下了主持洋务运动的朝廷大员的精神气质,也记录了底层人民的生活状态。在他的镜头中,不仅有生活精致的中上层人士,也有衣不遮体的街头乞丐。他镜头下的北京,生动、立体,既不虚美,也不隐恶。人们既可以看到一个变革的时代,也能看到“中兴”背后那些不堪的现实。

所谓“同光中兴”,只是一个老病帝国的回光返照。1894年,甲午战争爆发,大清国被一向蔑视的蕞尔小邦日本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中兴”梦碎,等待它的是一场疾风暴雨式的革命。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上古的一些帝王,从传说中的黄帝、尧、舜到周文王、周武王,除掉帝王的甲胄,都有一套诗人的衣裳。像舜帝就曾和群臣集体创作了《卿云歌》,这首诗十分有名,北洋军阀时期曾以此诗谱曲作为民国的国歌。歌中有“日月光华,旦复旦兮”之句,复旦大学从中取了两字作为校名,足见其影响力之深远。

上古帝王是否做过诗,毕竟是传说,于史无证。楚霸王项羽和汉高祖刘邦,大概算是帝王诗的开山鼻祖了。这俩人不仅争天下,也争诗人的桂冠。项羽兵败,作《垓下歌》:“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无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数年后,刘邦也写了首《大风歌》,与项羽“PK”:“大风起兮羽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两首诗各有千秋,这两位战场上见了胜负,诗歌上依然难解难分。

秦皇汉武,秦始皇没留下啥诗歌,大概是不屑为之,汉武帝却是位不折不扣的诗人。他写过《秋风辞》、《天马歌》、《瓠子歌》等诗赋,明代王世贞认为其成就在“长卿下,子云上”,把老刘抬到跟司马相如和扬雄不相上下的地位。

代汉的曹魏虽是小王朝,但诗翁辈出。魏武帝曹操堪称帝王诗的翘楚,他写的《观沧海》、《龟虽寿》、《短歌行》等诗乃诗歌王冠的瑰丽珍珠。在老曹的影响下,曹丕、曹植、曹叡都诗作颇丰。尤其是陈王曹植是“专业诗人”,其代表作《七步诗》以豆萁与豆做喻,唱出了“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的绝唱,无怪乎其人被后人赞叹“才高八斗”啦。

南朝帝王的诗歌素养普遍很高,像宋文帝刘义隆、梁武帝萧衍父子、陈后主陈叔宝写诗都相当不错,但他们的诗多儿女情长,风云气少。这种诗病一直“遗传”到唐朝,唐太宗李世民、武则天、唐玄宗李隆基三位皇帝奠定盛唐,其诗水平一般,放在唐诗里根本就不显山露水。

唐宗宋祖并称,宋太祖赵匡胤只能算半个诗人,他只写过一首半诗,果然是“稍逊风骚”。老赵的手下败将南唐李后主李煜在文学上远胜老赵,他后期的《虞美人》、《浪淘沙令》凄凉悲壮,意境深远。王国维赞誉李词“神秀”,纳兰性德更将李词置于宋词之上。

明太祖朱元璋是个粗人,有时也附庸风雅。他的诗艺术性稍差,但胜在霸道,尽显帝王气象。如他有首模仿黄巢的诗:“百花发时我不发,我若发时都吓杀。要与西风战一场,遍身穿就黄金甲。”

唐以后,有许多异族皇帝热衷写诗。清乾隆帝一生写了四万多首诗,数量多,却无甚可观,反而不如辽道宗耶律洪基和金海陵王完颜亮等人的诗有亮点。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白丝捆绑

西西美女图片

性感女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