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跳线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回望又一个产业的凄凉

发布时间:2020-07-21 18:20:13 阅读: 来源:跳线机厂家

近日被炒的沸沸扬扬的Sigmatel诉珠海炬力侵权的案子被美国ITC再次延迟,不过距离最终结果揭晓的9月中旬已经为期不远。不管最终的结果是谁胜出,官司的最大失败者早就在诉讼开始的那一刻产生,输的是中国整个MP3产业链。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甚至第十次我们必须面对国外企业的专利纠纷了,我们也已经为此付出了昂贵的代价。这似乎是过去20年里,中国消费电子行业摆脱不了的宿命。每4-5年就会有一次大的电子产品制造的产业换代的机会,但每一次都是中国的加工企业以产能优势为国外企业拓展市场,只能赚取末端的加工利润。 回望一市场竞争逼迫Sigmatel诉讼 应该说,每一次专利纠纷的背后都是市场竞争的需要,而我们每一次被外国企业在专利问题上刁难也是因为我们的产品威胁了对手的市场占有率。以这次诉讼为例,2003年,Sigmatel是全球MP3市场上最大的芯片供应商,全球市场占有率将近80%,而当时的炬力还是一个默默无闻刚刚进入MP3芯片生产领域的中国小公司;到了2004年,炬力根据独特的经营模式(totalsolution+完整系统方案)广受市场欢迎,凭借出色的市场策略和国内相对廉价的生产成本,炬力在2005年市场占有率达到45%,今年更是达到了50%。与此相对应的时,曾经风光无限的Sigmatel06年每季都在亏损,股价由04年的20美金/股降到3美金/股,市值从15亿美金降到1亿多。更值得注意的是,Sigmatel的CEO王毅朗在去年的一次公开说明会上提及,如果要开拓中国市场,不得不学习炬力的生意模式。 数据说明了一切,在与Sigmatel的竞争中,珠海炬力已经占据了领跑的位置。于是,Sigmatel要夺回自己的地位,给股东一个合理的交代,只能拿起已经被别人反复使用过的武器——专利。多么熟悉的一幕终于再次上演,发展、壮大、被诉讼,这是中国消费电子企业反复重演的悲剧,更重要的一点是,国外企业把律师费归在营销费用中的,也就是说,他们认为,这种官司是市场营销行为。目的已经再明显不过了,竖起一个收费站,要么你别走,要么你乖乖地过来交费,在你辛勤获得的利润中老老实实地分我一杯羹。不过,不管结果如何,Sigmatel似乎在场外先赢了一战,高调炒作让Sigmatel在国内名声大噪,而且还拿下了珠海炬力曾经的几个大客户,至少在市场反映上Sigmatel已经达到了目的。 回望二这一次炬力决不放手 从DVD到数码相机,我们似乎已经习惯了被别人用专利的幌子盘剥自己的血汗。也许是有了朗科挑战国外企业的成功,这一次炬力的选择是绝不妥协。虽然炬力并没有如Sigmatel那样高调炒作诉讼案,但珠海炬力还是抓住对手地把柄适当反击。 首当其冲的便是Sigmatel手中这张似是而非的“文-黄”专利,该专利虽然独特,但亦有其弱点。“文-黄”专利首先在创造性方面令人置疑。从已知的技术文献和专利的分析中可以看出,与“已有的技术”相比较,“文-黄”专利是否具有“突出的实质性的特点”和“显著的进步”值得商榷。专利的创造性有可能成为“文-黄”专利的一个命门! 而“文-黄”专利的另一个弱点在于公开是否充分。按照专利法第二十六条的规定,专利“说明书应当对发明或者实用新型作出清楚、完整的说明,以所属技术领域的技术人员能够实现为准”,而“文-黄”专利在其说明书中,至少对“放音装置”和“发送/接收装置”存在着公开是否充分的疑问。说明书对这两部分只作了功能描述和组成描述,根据这些描述,所属领域的技术人员是否不需创造性的劳动就能实现所述功能,需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比这些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文-黄”专利是Sigmatel买来的,而且目前正在四处兜售。 其次,在专利的细节上,Sigmatel是DSP架构,炬力是DSP+MCU的架构,两者完全不同,而且炬力并没有从Sigmatel挖过工程师,所谓侵权无处谈起。 并不仅仅如此,珠海炬力一直强调以技术取胜,也一直注意别在专利问题上重蹈其他行业的覆辙。正如珠海炬力公司CEO叶南宏介绍的那样:“IC设计不是只有一颗SoC,必须是一个完整的平台,SoC要有竞争力,必须是硬件、固件、软件和开发工具等都要做到非常完整,才能去竞争。同行为什么没有办法和我们去竞争,因为我们的架构和layout几乎已经做到最优化了。凭借炬力独特的设计,0.25微米的产品已足以与市场上竞争对手的0.18微米产品相媲美,他们不是炬力的对手。”不久前,炬力已经推出了采用全新电源管理技术的0.18微米新产品。此外,炬力一直对知识产权问题格外小心。叶总强调:“2005年,炬力可能是付给汤姆逊最多知识产权费的中国企业,比诉讼费用还高。因为这个行业要做第一名,你就不能抄人家。”另外,炬力也在积极申请专利,过去一年多来炬力在北京申请了超过30多个专利,已经通过形审,正在进行实审。 此外,在Sigmatel向ITC提出诉讼请求的时候,最初搬出了三个专利攻击珠海炬力,后来Sigmatel自动撤销一个,从这一举动也可以看出Sigmatel对于珠海炬力是否真的侵犯其专利持有怀疑态度,而其诉讼的目的更多的可能是为了更好抢夺市场。 这一次,炬力选择了还击,至少从ITC的几次反映来看炬力也许会笑到最后。纵观整个诉讼的过程,炬力已经渐渐掌握了主动,甚至爆出炬力要收购Sigmatel的传闻。这也许给我们了一点启示,以往我们节节败退的原因并不只是因为我们侵权,而是因为企业没有成长到足以威胁到对手,在对手面前没有丝毫抵抗的能力。所以,在成长期企业就必须做好知识产权保护,真正成长起来之后,即使对手再挑起专利纠纷,我们完全可以大声叫一句:“喜欢就把她买下来!” 回望三诉讼的结果是一个产业的哭泣 就算炬力赢了又如何?输的注定是中国的整个MP3产业链。 2005年的夏天燥热依旧,可是对于广东地区大量在MP3产业链上混饭吃的人来说,冬天已经到来。因为市场竞争惨烈、MP3利润暴跌,多家MP3制造工厂被迫关停或转行。五六月是MP3销售淡季,被MP3行内人士称之为“死亡季节”。曾经的MP3产业充满着诱人的高额利润,平均一部MP3只需要300元的投资却能换来上百元的利润。伴随着大量游击队式的地下工厂的入侵,整个行业的利润已经被压榨到了极点,这一切仅仅不过三年的时间。 深圳和东莞拥有全国最大的电子元器件市场,一批市场先行者很早就开始做MP3的核心部件闪存和主控芯片的贸易,MP3生产商只需“照单抓药”,另外采购晶振、片感、片阻、耳机等等,加在一起不到20个元器件,然后找到市场上畅销MP3模具生产商提供公模,经过焊接、组装工艺,MP3就可以出厂了。如此简单的生产线自然吸引着曾经在BP机、DVD等行业打拼的电子生产商,正是他们繁荣了中国的MP3市场也毁了中国的MP3市场。这些非正规作坊生产出的产品因为质量无法保障和行业利润的急剧下滑而岌岌可危,而国产品牌产品则在面临进口品牌与无处不在的杂牌机的围追堵截时,更要应付大量毫不羞涩的充斥电脑城每个角落的裸机,甚至冒牌机。反复的无序竞争在摧毁了羸弱的小作坊的同时也拖垮了品牌制造商。 当一切都变得异常慵懒的时候,你必须清楚的意识到,冬天真的来了。只是,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么?抱歉,新的冷空气袭来,春天还要再等待。 当大量小加工厂纷纷转行,当MP3芯片开始用质量作为销售单位,当整个产业链都发出一声叹息,我们也许期待着MP3产业链能在寒冬的蛰伏之后趋于理智,走向春天。可惜,一年过去了,冬天的寒意不仅没有散尽,反而让人更加寒冷。随着冬天而来的专利纠纷彻底动摇了整个产业链的信心。炬力也许可以逃脱,其他的企业呢?躲得开Sigmatel,躲得开汤姆逊么?Sigmatel不过起诉了珠海炬力,汤姆逊可是把枪口对准了除炬力之外的22个芯片厂商,他们根本没有还击的实力。 炬力其实也在交学费,其他企业注定将步炬力的后尘,真不知道在付出了高昂的专利使用费之后,国内还能坚持在这个产业的又有几人?仅仅凭借一场没有结果的官司,Sigmatel就从炬力手中抢走了几个大客户,造成炬力惨重的损失,如果以后有了不利于炬力的结果…… 整个行业在哭泣,只是哭泣的都是还在MP3产业链的坚守者,对于早已习惯流浪的大量游击部队早已经整理行囊,踏上另一个产业的加工之路。于是,在不远的将来又一个电子领域将出现同样的一群参与者,他们是行业的建设者更是行业的破坏者。核心技术、核心零部件的缺失是制约我国消费电子领域发展的顽疾,但解决这些见风使舵的小作坊才是发展整个消费电子行业的当务之急。只有消除了这一庞大的游动电子组装大军,我们才真正有时间和精力去思考怎样把我们的消费电子行业做大做强!

成都碧莲盛植发

昆明碧莲盛医院

西安碧莲盛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