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跳线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普惠金融应坚持公平与包容性

发布时间:2021-01-21 17:13:15 阅读: 来源:跳线机厂家

普惠金融应坚持公平与包容性

“鼓励金融创新,发展普惠金融”首次被写入十八届三中全会《决议》。而在2015年全国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李克强总理再次提出要大力发展普惠金融。世界银行在普惠金融中坚持供给的包容性和多样性,作为国家的一项重要战略,普惠金融的发展关系到我国经济结构调整和发展方式转型。  如何让企业和群众享受到金融改革开放的成果,促进普惠金融健康发展?在3月15日全国政协礼堂举行的“普惠金融助力实体经济转型发展”智库沙龙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世锦、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及企业界政协委员展开了讨论。

中国经济进入转型困难时期  “普惠金融需要建立有效的、为社会各阶层群体提供服务的金融体系,为弱势群体提供平等享受现代金融服务的机会和权利。”潘功胜一语道出其内涵。从国际上看,在20世纪70年代普惠金融发展的早期,世界银行在亚非拉国家的微贷项目有过资金使用低效浪费、腐败丛生的教训。还有印度以转增和政府支持为主的开发性银行,由于过度强调政策性,一度成为滋生腐败的温床。早期的孟加拉乡村银行也经历过慈善金融的失败。  潘功胜称:“微型金融、普惠金融,要在政府政策支持的基础上进行市场化操作,走保本微利的可持续发展道路。”刘世锦对此表示,“现在是创新的时代,但一定要弄清楚以后再落地,否则就可能事与愿违。”  刘世锦阐述了中国经济转型和金融改革之间的逻辑。新常态下中国正处在增长阶段的转换过程中,在经济转型的下半场,要解决中高速增长触底的问题,这是转型过程中最困难的时期,我们要有今明两年过苦日子、应对更大风险的准备。成功转型进入新平台要解决三个问题:前些年支持高增长的终端需求(主要是高投资)能够平稳落地、过剩产能要实质性出清(中国通缩是过去十几年重化工业高速增长形成大量过剩产能而引起的价格低迷)、培育新的增长动力(服务业和农业与国际平均水平有差距)。高投资包括基础设施、房地产和制造业投资,这三项合起来占中国投资的80%—85%,但制造业投资直接依赖于房地产和基础设施的投资。   中国进出口银行原董事长李若谷也表示,中国经济要发展,投资不能下降,但投资的方向和结构要变化。现阶段,中国消费推动不了经济增长,而且消费力已相当高了。  “中国经济要成功触底,三只靴子要落地。”刘世锦称,现在基础设施和出口实际上已落地,房地产开始落地但还没触底,希望平稳回落。如果都触底以后,支持中国过去30多年、特别是近10多年最重要的需求实际上已调整到位。我们要挤各种泡沫,要放血和释放风险。当过剩产能退得差不多时,价格就会回到正常水平,企业就会开始盈利,必须要经过这样的过程,否则PPI是起不来的。如果有10%、20%的企业能够接近国际上最佳实践的水平,提升管理和工艺,那么中国整个企业和产业的竞争力会大大提升,这个空间相当大。  “和中国经济转型相适应的是金融方面该做什么事。普惠金融应让尽可能多的人分享到有效的金融服务,需要包容性、多样性、有效性、可持续性。房地产包括基础设施将来是要稳住的,触底后将来还有大的发展潜力。目前要解决长效投资机制的问题,政策性金融下一步可能是重点,实际上十八届三中全会对此是高度关注的。”刘世锦称,普惠金融要解决的核心问题是信息不对称,社区银行应该大量发展。国外社区银行依靠的是本地化的信息,减少信息的不确定性。而且,普惠金融要多样化,绿色金融发展势在必行。当前面临的挑战是要重新评估经济发展的目标,把绿色发展带来的收益包含进去,这光靠金融机构本身解决不了,需要整个国家对收益和成本体系做重新鉴定。  建立为各阶层服务的金融体系  世界银行20国集团在普惠金融中强调供给的包容性和多样性,正规金融和民间金融、传统金融和新金融、银行与非银行都是实践普惠金融的供给主体。企业的生命周期分为初创期、成长期、成熟期等几个阶段,不同阶段的融资渠道应有差异。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商业组织,需要在追逐商业利益和社会责任之间达到平衡。  关于推动普惠金融发展,潘功胜建议:明确普惠金融发展的目标和改革路线图,创新普惠金融市场体系,鼓励金融机构创新基于农村各类产权的金融产品,盘活农村存量资产,支持小微企业依托多层次的资本市场融资,建立多渠道、广覆盖、高效率的股权融资市场。完善普惠金融的组织体系,发展贴近市场和微观经济主体的小微金融机构,建立大众、小型金融机构并存的普惠金融机构体系,优化金融机构准入,在加强监管的前提下推进强劲的民间资本发起设立小微金融机构,促进市场竞争,增加金融供给。  李若谷称,监管部门能否考虑把一些大型商业银行地市县支行就地法人化。既解决大银行的无限发展问题,也可以解决就地提供金融服务的问题。  当经济周期一旦进入下行阶段,企业更容易出现各种金融困难。时代集团公司总裁王小兰说,当前企业间三角债的问题非常突出,大型央企特别是铁路、通讯、电力、石油、石化、高铁、有色等行业拖欠中小企业货款的问题突出,银行能否考虑推出适合企业转型的信贷政策。比如将政府融资平台用于公共建设而占用的融资规模转为财政支出,推出避免银行变相抽贷,引发大批企业破产造成双输局面的窗口指导意见。  潘功胜回应称:“为了帮助企业解决应收应付账款比例提高的问题,去年央行建立应收账款融资平台,仅半年多时间资金规模累计超过1000亿元,今年的目标是达到5000亿元。”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